资讯
当前位置: 首页 / 资讯 / 院内动态

“万里雪飘——吉林省博物院藏冰雪题材书画展”开展

发布时间:2020-12-29 09:14:49

北地多雪而无梅,而南地多梅却少雪,相较而言,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,故南北各有擅场。南方的雪,绵而柔,落地消融,像极了江南温婉的女子;而塞北的冰雪,犹如剑之锋芒,清光万里,是一片天地清寒,是一种铁马冰河,是一缕冷艳孤光,广大而纯净,清冷而寂寞。冬日的吉林,寒风积,阴云繁,流风回雪,飘飘洒洒,轻扬而下,天与云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。待夜雪初霁,平林之上,月在中天,树影斑驳,冷辉相映,腾光照人,四望皎然,倚南窗下,明彻异常;或暮霭时分,红日西垂,雪原之上,炊烟袅袅,寒鸦归巢,令人顿生塞北孤烟的豪迈之情。有梅无雪不精神,有雪无诗俗了人,故而择院藏书画数十件,以书中之诗画,画中之诗书,展南北冬日之异同,彰塞外层冰之积素。客有问:“如何是摩诃般若?”答:“雪落茫茫。”

本次书画展主要依托院藏文物,选取部分冰雪题材书画四十余件,从雪景、花鸟、人物三个角度展示南北冰雪的异同,其中有明代吴门领袖文征明的《早朝诗》行书卷,为文氏记录在北京任职时的所见所历,内有雪后早朝、元旦朝贺等诗作描写了北方冬季的景致;另有明代谢时臣款以及清代蓝洄款、王翚款雪景数幅,笔墨精致,颇有可观之处,今一并展出,以待学者详考;更有近现代以来雪景名家,如溥心畬,张大千尝称其:“并世画雪景,当以溥王孙为第一,予每避不敢作。”愿观者长白踏雪之余,能够在博物院领略古今冰雪书画之美,游物的同时能够游心,在书画的恬静中享受生活。

中国的山水画家自古以来喜欢画雪景,远者如北宋的李成、范宽,近的如末代王孙溥心畬等,清初恽寿平题《雪图》:“雪霁后,写得天寒木落,石齿出轮,以赠赏音,聊志我辈浩荡坚洁。”可见中国绘画作雪景,并非只是为了描绘冰天雪地的客观实景,而是借雪景抒情,所以妙处不在于技法有多高明,而在于擅长营造雪景那种“荒寒”的气氛,“荒寒”被认为是中国文人画的最高境界,其所追求的是一种不落凡尘、不食人间烟火的情怀,石涛有言:“呕血十斗,不如啮雪一团。”“呕血”指的是绘画技法方面的训练,而“啮雪”指的是心性的修养,绘画技法固然重要,但还需要上升到精神层次的修炼,从而超越技巧,以清旷的冰雪之心去作画,方能打动人心,方能“浩荡坚洁”,方能写此一幅冰心玉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