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字展馆
当前位置: 首页 / 数字展馆 / 李巍画展——一叫千门万户开

《李巍画展——一叫千门万户开》


李巍先生的花鸟画,在大小写意之间,形妙神全,空灵逸宕,生机盎然,高强的造型能力,流露出西画的根底,而高妙的笔墨韵味,又显示流了深厚的传统学养,论其水平,在同辈中无出其右。

李巍的写意花鸟画,造诣很高,渊源有自而不因袭他人,有所创新又不远离前人规辄。他继承了两种传统,一种是古代青藤、白阳、石涛、八大、李鱓、缶庐的个性派文人画传统,另一种是以齐白石为代表的民间化世俗传统,还有李苦禅那种由西画转入国画西润中的本领。

作品题材广泛,有苍松寿石,也有野草凡花,有凶禽猛兽,也有草虫家畜,对东北虎与猎犬的描绘,表现飞禽走兽群体,天人和谐之美,生活富足之乐。都不乏民族的地域的与时代的特点。

其写意花鸟画,有很多过人之处,放在近百年中,其继往开来的特点尤为引人注目。论其大要,正符合“三易”之理。

一曰“简易”,他的写意花鸟画,简当而耐看,形疏意密,以少胜多,不同于写实派,更不同于自然主义,不求画面俱到,惟求更加洗练,重意境,尚意趣,删拔大要,突出亮点,笔墨简当,不费修饰,没有多余的细节,也没有不起作用的笔墨,但经过他的提炼概括,辅之以画龙点睛的题句,都会引发出充满生机与天趣的画外意。二曰“变易”,李巍先生深知,“画者天地变通之大法也”。他并不固守传统,善于吸收时代新机,敢于吸纳异质文化的营养。其中之一,是把西画的写实能力,转化为写意花鸟画形神兼备的造型语言,特别是在古代文人写意画家以至齐白石、李苦禅、韩不言都不太描写西画的虎狮猪犬中,他都以概括的笔墨给以生动的表现,形成了频有自家特色的图式。其中之二,是在大景界多鸟兽的构图中,把散点透视中融入焦点透视,在虚拟空间中增加现实可感性。三曰“不易”。黄宾虹《画学篇》云:“变易人间阅沧海,不变民族性特殊”。在中国写意花鸟画的新变中,一定有不变的东西。但本应不变的东西,在世纪变革的风潮中,屡遭批判,以至写意精神、写意图式、写意笔墨、渐被写实观念、写实图式、写实笔墨所代替。甚至只讲“笔墨当随时代”的一面,不讲笔墨规律的恒常要求。李巍的写意花鸟画,无论在意境境界的天然疏宕自在和谐方面,在意象造型的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方面,还是在笔墨方式的以道为依归而迹化性情方面,都接续了几近断裂的传统,拾回了文化积淀。

中国花鸟画,产生于农业文明中,随城市化而发展兴盛,本质上是以大自然的生机,舒缓尘嚣缰索的桎梏,用笔墨构筑的艺术世界,使精神获得自由的栖居。写意花鸟画,比工笔花鸟画更突出了主观的抒发,画的是格调,寄托的是情操,表现的是精神的自在与超越。
近十年来,李巍先生应母校鲁迅美术学院之聘去沈阳设账授徒,传扬中国画传统精髓,今又以望八之龄,推出如此丰硕精品,讴歌和谐文化,讴歌自由精神。